純生物技術修復污染土壤在浦東合慶鎮獲重大突破

-回復 -瀏覽
樓主 2019-12-09 11:18:23
舉報 只看此人 收藏本貼 樓主

  “很難想象,今年初還是幾乎寸草不生的惡臭污染地,如今卻完全換了一副模樣。”浦東新區合慶鎮海塘村村委會主任陳永剛指著一片長滿各種綠色植被的地塊告訴記者。

  眼前這塊地非常有名,去年10月這塊曾散發著陣陣臭氣的土地被媒體曝光過,也被列入環保部督察“黑名單”。如今,這塊曾經人人躲著走的地塊變得綠意盎然,臭味全無。這背后離不開一項全新的污染土壤治理手段——純生物修復技術


惡臭土地碰到“生物”療法

如果把常規的物理、化學修復技術看成是“西醫”療法,那么純生物修復技術就是“中醫”的綜合調理。在此地塊開展生物修復技術實驗的上海合井生物工程有限公司負責人唐衛東說:“作為新型綠色生物技術,我們在修復過程中使用微生物和植物聯合方式去除土壤中的污染物。”這項技術來自合井生物科學家上海交通大學教授陳捷承擔的國家863項目——“木霉菌—植物聯合代謝作用控制農田土壤重金屬污染機理與關鍵技術”,擁有自主知識產權,該技術成果還獲得2016年上海市科技進步一等獎和國家教育部科技進步一等獎。


查看資料發現,這處污染地塊很多年前曾是海塘村村辦企業上海科用有機化工廠所在地,主要生產稀土萃取劑,會產生苯胺和鄰苯二甲酸有毒有害的有機物,其中苯胺長期低濃度接觸可引起神經衰弱綜合征表現,還會導致慢性肝中毒。“小時候路過這個工廠,常聞到一股酸臭,污水也直接排到旁邊的河道。”在陳永剛印象中,2004年這家工廠關停后,這里就變成一家物流企業的倉庫,一時間沒了臭味,很多人也淡忘了那段污染的歷史。但這次實施土地減量化,物流企業搬走了,村里打算對其進行復耕時,土層一翻,一股濃烈的味道撲面而來。“和小時候的味道一模一樣,十幾年前的場景又浮現在眼前。”周邊居民抱怨不斷,更讓人憂心的是,種啥啥不長,老百姓看著這塊地心里直打鼓。正在進行生物技術修復污染土壤研究的合井生物主動找上門來“做公益”。

最初,時任合慶鎮鎮長的徐平帶著懷疑的眼光審視這家企業,他覺得,像這樣比較嚴重的污染土壤要治愈,需要一筆不小的開支,投入幾百萬元可能不會有大的改善。合井生物找上門,既然說不增加我們的成本,那就放手讓他們試。”徐平說,當時鎮里也研究過多種修復土壤的方式,純生物修復技術是第一次聽說。“如今看來,當初讓他們來試是對的。”


修復后沒有二次污染后遺癥

與一般物理、化學修復過程不同,生物修復稱得上“精耕細作”。“我們采用土層分段修復,在修復土地上搭起大棚,種植苜蓿、麥藍菜等10多種不同種類的植物,在種植過程中使用微生物菌劑,加上有機質修復材料。”唐衛東說,不要小看這些植物,它們就是污染物轉移的載體,在不同種類木霉菌的幫助下,植物腳下土壤中有機物和金屬物質或是被分解或是神奇般地被固定。而且純生物修復好的土地有更好的肥力,直接可以成為農業用地。

從幾乎寸草不生到如今郁郁蔥蔥,老百姓還是心存疑惑,真的就治好了?

為了打消各方疑慮,合慶鎮政府下屬的農業投資發展公司專門舉行“海塘村化工廠198污染地塊生物修復技術”項目專家評審會,決定拿科學數據衡量效果。經現場勘查、樣品測量,最后得出的鑒定報告認定,該技術處理污染土壤后鄰苯二甲酸和苯胺含量大幅下降,修復后的土壤符合國家土壤環境質量標準二級標準。在評審現場,科研人員在修復后的土壤上拔了鮮嫩的莧菜,進行專業檢測,農業部食品質量監督檢驗測試中心(上海)的數據顯示,所有指標均符合國家食品安全相關標準。

據介紹,純生物修復技術成本僅是傳統物理、化學修復技術的四分之一左右,且修復后沒有二次污染的后遺癥。對于污染情況特別嚴重的地塊,生物修復還可以為物理、化學修復提供輔助。

據透露,目前合井生物正在合慶鎮另外兩塊重金屬污染的典型地塊——青四村原青四電鍍廠和勤奮村恒源冶煉廠展開二期生物修復工作。他們邊進行土壤修復,邊聯合荷蘭瓦赫寧根大學、澳洲紐卡索大學等國內外科研團隊,不斷對該系列技術進行完善,上海交通大學、中國科學院南京土壤所、浙江大學等科研團隊組成的國家科技部重大研究專項,都將在這里繼續進行科學實驗和技術示范。“我們希望通過共同合作,找到適合不同類型污染物修復的最佳技術方法和最低修復成本。”唐衛東說。


作者:劉錕

來源:解放日報

我要推薦
轉發到
甘肃快3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