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市“搶上車”現象緣于預期恐慌

-回復 -瀏覽
樓主 2019-09-12 15:45:53
舉報 只看此人 收藏本貼 樓主
花城廣場

預期已成為影響樓市走向的最大因素,或至少可說是與供求關系、土地供給和貨幣同等重要的因素。

熱錢不停竄、調控不會止。在北京(樓盤),想以假離婚、企業名義、在京就讀子女名義、補繳社保等手段投資房產,估計很難了。一些死角也被堵上了,比如面積過小房屋、廊道、通道和車庫等異常形態房屋,近期全部停止辦理登記手續。當然,市場還在尋找漏洞,不過沒關系,凡冒頭就拍死。

除北京外,上海(樓盤)、廣州(樓盤)、深圳(樓盤)、廈門(樓盤)都啟動單身限購。沒想到,去年10月深圳首開“打擊假離婚”規避限購,半年后就席卷全國。奇怪了,半年內啟動兩次大范圍調控,過去“10年9調”時聞所未聞。更奇怪的是,兩次調控都直指投機炒作,房價也已高處不勝寒,居然還敢飛蛾撲火。

3月18日,見證了廣州前一天“半夜雞叫”式的調控后,上演了這樣的一幕。一個朋友告訴筆者,“得虧政策出臺前買了,壓壓驚”。筆者驚愕,難道他不希望政策落地,樓市消停后再買嗎?更驚詫的是,大批購房者18日涌向不限購的增城和從化。

奇葩一幕也在環北京上演。像商量好了,眾城市都規定“非戶籍限購一套”。于是,開發商打出廣告招牌,“名額緊缺,快點使用”。新加入的購房者,多奔著“搶上車”而購房。大城市生活越來越難,焦慮的事越來越多,但人口還往大城市(圈)涌,因為家鄉和其他地方更不易,買房是“上車”的那張票。

時下,體感的CPI要高很多,大城市房價暴漲全面推高生活成本,這一過程仍在繼續。同時,資產收益拉大不同群體之間的差距,甚至在無形中劃分出階層序列。大城市的成本還不止于此,限制在近年來成了政策,顯性或隱性,資源獲取壁壘不斷架高,意味著“扎根”大城市的門慢慢關上。

吳曉波的文章《90后就別買京滬深的房子了》,詳細地計算了各個時段年輕人在北京買房的支出,結論是大城市房子與年輕人無關。記得多年前,吳曉波曾說過,他每年買一套房子。自然,他在城市安然而踏實。當下,對多數生活在城市的人來說,擁有房子,才能抵御未來日益攀高的成本支出,抵御又一道未知的限制政策發布后,你能支付足夠的費用獲取日漸稀缺的資源。

而且,擁有了房子,或許你才能從內心深處鎖定自己屬于哪個階層,才能完全摘掉“漂”的帽子,從漂浮狀態錨定下來。樓市限購一來,第一個感覺就是,上車和扎根城市的門縫又要收窄了,未來“上車”更難了,甚至有可能“上不了車”。為了讓自己在經濟、心理、社會地位上徹底踏實,不惜離婚、壓垮祖孫三代也要搶到“上車”的票,“搶上車”的需求就是這么來的。

于是,不僅真正的剛需進來了,可買可不買的需求也沖進來了。需求一旦放大,房價上漲的預期自然形成,以資產收益對沖通脹和抵御生活不安全的需求也進來了。當然,嗅覺更靈敏的投機炒作自然不會錯過渾水摸魚的機會。就這樣,狂熱的“多頭”形成了房價上漲預期,預期自我實現又讓更多人加入“多頭”序列。這就是為何,以房價收入比和租售比立論的“空頭”完敗。

很多人認為,樓市政策“亮底牌”或許助長了多頭氣焰。今年經濟工作的主題是“穩增長”和“防風險”。映射在樓市政策上,一方面就是三四線城市要去庫存,另一方面就是房價不能大跌。此時買房,綜合收益相當于截距已知、斜率為正的向上曲線,風險是鎖定的,實際收益可能會很大。

當下,預期已成為影響樓市走向的最大因素,或至少可說是與供求關系、土地供給和貨幣同等重要的因素。這種預期,不僅僅是房價上漲預期,還是新市民預期自己能否搶到徹底立足城市的那張車票。對中產階層來說,則是預期能否搶到加固自己可能滑出“中產序列”那道脆弱屏障的一張車票。對高收入者來說,則是預期能否搶到一勞永逸地實現財富自由的那張車票。

(新聞來源:證券時報)

我要推薦
轉發到
甘肃快3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