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于“處女”問題的生物學與社會學解釋丨性致

-回復 -瀏覽
樓主 2020-01-17 13:57:44
舉報 只看此人 收藏本貼 樓主


薄薄的一層膜,引發了多少遐思和紛爭。本文將首先從純生物學角度進行探索:哪些物種有處女膜?為什么是這些物種?膜承擔了什么生理功能?然后再從社會學角度進行討論,人類喜歡或者討厭處女的內在動因。


為了證明本文真的是一篇嚴肅的學術著作而非小黃文,我們在生物學研究中將主要討論各種動物,重點是進化選擇機制如何發揮作用,只有在社會學研究中才不得已涉及到人的問題。


處女膜的生物學解釋


處女膜并非人類所獨有的器官,但也不是動物界普遍存在的器官。事實上,只有少數物種普遍具備處女膜,分別是馬、驢、大象、鯨、海豚;除此之外的其他哺乳動物很少出現處女膜,絕大多數猿猴類動物也沒有;還有一些動物是否具有處女膜存在爭議,比如黑猩猩、狐猴、海豹、一些鼠類。


之所以會產生爭議,原因在于處女膜是胚胎發育的遺留物,在雌性胎兒發育的最后階段,形成完整陰道的過程中,陰道開口處的組織遺留。換言之,哺乳動物在胚胎時期都是有處女膜的,但是隨著發育會退化,所以嚴格來講,處女膜不是有和無的問題,而是退化程度的問題。退化得少,就認為有,退化得多,就認為沒有,但是總有一些中間狀態,個體也會有差異。人類是普遍具有處女膜的,但是也會有極少數先天缺失的情況,豬牛羊一般是沒有的,但在進行人工授精的過程中也會極小概率地碰到初次出血的情況。


處女膜具有什么生理功能呢?有人認為,一方面,它可以保護尚未發育成熟因而抗病能力較低的雌性的內生殖器免受細菌的侵擾;另一方面,它使得只有足夠健康強壯的雄性才能順利達成交配,從而保障后代質量。


但是人們對這兩個理由的接受程度并不是太高,因為它們都不能解釋,為什么同為哺乳動物,處女膜的退化程度卻會有這么大的差異。要說功能的話,上述兩個功能應該是對所有的動物都適用才對,如果這兩個功能的解釋成立,那么所有的物種都應該具有處女膜。但我們可以看到,有處女膜的物種的分布并沒有特別的規律,它們在生物學上并不是近親,比如人類的近親靈長目就普遍沒有處女膜。難道說差異僅僅是隨機因素導致的?


當然不是,研究處女膜的問題,如果把眼光僅僅局限于雌性本身,是看不出什么規律來的,但當我們把目光轉向雄性時,就能發現一些隱秘的聯系。


處女膜在動物界是少數派,但是動物界還有另外一個少數派,那就是沒有陰莖骨。陰莖骨(baculum)指哺乳動物陰莖內之骨骼,是不與身體其他骨骼相連之異型骨骼。絕大部分雄性動物都有陰莖骨,但也有少數物種沒有,分別是人類、馬、驢、象、鯨、海豚、犀牛、兔子。這個名單是不是很面熟?是的,沒有陰莖骨的物種,正好與有處女膜的物種高度吻合,這里面必然有其深刻的原因,但卻從來沒有人探究過。



陰莖骨的存在,使得雄性動物的生殖器必然能夠到達相當的硬度,從而順利完成交配(也不要把過程想得太美好,這類生殖器雖然既長且硬,但無一例外都非常細)。但對于沒有陰莖骨的雄性來說,就必須靠海綿體的充分充血來達到可靠的硬度,否則交配就不能進行,如果雌性還有處女膜的話,疲軟的雄性就更是徹底沒戲了。缺少陰莖骨帶來了一系列微妙的改變:


首先,身體越是健康強壯的雄性,就越有可能成功交配,而那些身體有問題的疲軟者是難以交配成功的。而對于有陰莖骨的物種而言,是不存在這種區別的,因為大家都很硬,骨頭嘛能不硬么。


其次,為了在沒有骨頭的情況下保障一定的硬度,從力學上來講,就不能太細。其他物種的粗細大家可能不了解,想想馬和驢就可以了,或者也可以去動物園看看大象,簡直像條腿一樣。



最后,同等體型的雌性,容納一根粗大的物體顯然比容納一根細長的物體更困難,因此就需要更充分的潤滑,因此就需要更多的快感。有陰莖骨的物種交配據說是沒有快感的,比如獅子、老虎、小貓咪,都是靠咬住雌性的脖子和陰莖上的倒刺來使雌性不能逃脫,它們的嚎叫可能真的是因為太疼了,比如狗,完全是靠根部的蝴蝶結狀的凸起來卡住雌性。相比而言,靠充血而不是靠骨頭來勃起的雄性就必須給予雌性更多的快感,不然人家不舒服就直接跑掉了。


那么這和處女膜的進化有什么關系呢?當然有關系。對于沒有陰莖骨的物種而言,處女膜是有生理功能的:它可以幫助雌性淘汰掉一部分不夠硬的雄性;也可以更好的保護雌性內生殖器不被感染。對于有陰莖骨的物種而言,這種功能就不明顯了:既然硬度對所有的雄性都不是問題,那么處女膜也就起不到優勝劣汰的作用,雌性只能靠其他機制來選擇雄性;既然只需要容納細長的物體,那么合理推測,雌性的陰道就會更細一些,因此受到細菌感染的可能天然就更低,就不太需要處女膜的保護。


但是,對雌性陰道大小而言,雄性的尺寸只是次要影響因素,胎兒的尺寸才是更加決定性的因素,因為前者的尺寸永遠不可能超越后者。


馬生產過程


地上最大的動物是象,水中最大的動物是鯨,它們的陰道當然也是最大的,防范細菌的任務很艱巨,而它們恰恰就有處女膜,這顯然不僅僅是巧合;人雖然體型不算很大,但是人類胎兒的頭顱是最大的(按身體比例而言),以至于人類按照動物標準而言必須普遍早產,因此也必須有一條寬敞的道路供胎兒生產,所以防菌也很重要;海豚作為水中最聰明的動物,大腦必然高度發達,和人的情況有類似之處;馬和驢勉強算是大型動物,關鍵是你想想它們的大長腿,如果陰道太窄小的話,難產率會非常高,所以必須寬大,所以必須有膜。而當雌性有處女膜的時候,雄性如果還是細長型的顯然就不適用了,這無關交配,而是關乎能否安全產仔。處女膜必須用粗大的生殖器反復沖擊才能完全破裂,如果沒破裂或者破裂不充分,即便是順利懷孕,也必將對生產造成巨大阻礙和威脅。


相反,像獅子老虎這樣的大中型動物,由于其胎兒較小(胎兒的大小也是有生物學和進化論解釋的,主要與其生態位有關,但是展開就太長了,以后有機會再說),其陰道反而會比較狹窄,再加之雄性都有陰莖骨,因此處女膜的存在就完全沒有必要了,最后就完全退化掉了。至于那些居中的動物,比如豬牛羊等等,其處女膜必然也會處于居中的形態,一般沒有,或者有一點點,只有個別在初次交配的時候會少量流血。


綜上所述,處女膜本來是所有哺乳動物都具備的,但是一些物種因為不太用得上它的功能,就讓它退化了,人類等少數物種因為用得上它的功能,于是就保留了下來。影響處女膜退化程度的因素主要有:第一,該物種的雄性是否有陰莖骨,如無,則雌性更傾向保留處女膜;第二,該物種本身的體型大小,體型越大,則陰道越大,越需要防護;第三,該物種的胎兒太小及體型,胎兒越大或關節越硬,則陰道越大;第四,該物種一胎生育幼崽的數量,只生一只往往意味幼崽體型更大;第五,該物種的壽命長短,壽命越長,幼年期往往也越長,處女膜的防護作用也就更重要。


以上理論完美地解釋了處女膜和陰莖骨在不同物種當中的分布,人、馬、驢、象、鯨、海豚這幾種既具有處女膜又沒有陰莖骨的動物都符合上述理論。雖然有個別物種還沒有確診,比如犀牛,但是我相信它們也應當是有處女膜的,只是動物學家還沒有進行這方面的研究而已,畢竟活體研究太危險,弄死了解剖又是保護動物。


從進化論來講,雌性的處女膜和雄性的陰莖骨是一個兩性協同進化的范例,陰莖骨退化,則處女膜進化,陰莖骨進化,則處女膜退化。處女膜單純從生物學上來講,除了具有防護作用外,明顯是雌性挑選雄性的工具,而不應該是男人挑選女人的標準。


對處女的愛與憎


以封建或勢利的眼光來看,處女膜無疑是個好東西,破與未破之間,差別可就忒大了。有了這層膜,就有可能嫁入豪門、釣得金龜婿,沒有這層膜,甚至會在夫妻間形成一個永久性的隱患,時不時地就來發作一下。就算那些相對開明的、處女情節很淡的男士,也只是覺得是不是處女皆可,至少不會將這層膜當作負資產。


但男性偏好處女就是天經地義的嗎,或者說是一種本能嗎?并非如此,事實上,在人類相對原始的時候,是非常不愿意娶處女為妻的。


中外有多個民族的牧民,都有用未出嫁的女兒招待客人陪睡的風俗,另外西南也有多個少數民族有此奇特風俗,特別是盛行走婚的民族。那么這些黃花大閨女被人胡亂睡了還怎么嫁人呢?這你完全不用擔心,她們反而能嫁得更好,尤其是如果懷上了甚至生了一個不知誰是爹的野孩子,更會成為大家爭相聘娶的搶手貨。野孩子會被男方當作自己的孩子一樣開開心心養起來,只不過不會讓其繼承家業。很多游牧民族實行幼子繼承制,而不是像漢族一樣的長子繼承制,與這個風俗有很大關系,因為長子有很大概率不是自己的親骨肉。


還有很多比較落后的民族非常害怕娶到處女,如果年輕男子要和一名處女結婚的話,就必須先找一名長者或者專業人士幫這名處女破處,然后再結婚同房,這種案例簡直浩若煙海。但你不要想得太色情,這在他們看來是一件很嚴肅的事情,破處者固然有親自上陣的,但是也有很多是用木頭、石頭等工具來完成的,并且還有很多是由老年婦女來操作的。比如津巴布韋和西里伯爾的阿爾福族,就有兒媳婦第一夜必須先陪公公睡的習俗,中國有的民族和地方也有此風俗,這里不好點明,讀者可自行搜索。再比如愛斯基摩人和澳大利亞某些土著,會由某個巫師為所有的女子破處,更夸張的是,馬拉維的專職破處師還是要向女方收費的,但即便這樣生意仍然很好。還有更多的并沒有這么變態的案例,比如由有經驗的婦女利用工具幫女孩破處等等。


以上是不是很顛覆、很不可理喻,但非常客觀地講,在人類漫長的歷史時期中,厭惡處女才是常態,而喜愛處女只是進入文明社會之后的特殊現象。反者道之動,我們只有搞明白了整個事情的源流與原因,才能對有關處女的現象做出公允的評判。


上述那些奇特的破處風俗,在遠古其實非常合理,原因在生物學分析中已經透露了,那就是衛生的考慮。考慮到遠古落后的社會狀況,我們可以合理地猜測他們幾乎是不洗澡的,基本跟動物一樣,而男人偏偏又是一種有手的生物,這就導致他們的生殖器只會比其他雄性動物更臟。但女人在處女膜初次破裂的時候,無疑是她一生中最容易感染細菌的時候,如果沒有特殊處理,就照我們今天這樣直接提槍上陣,有極大概率會使女性感染,損害其健康甚至生命。


現在醫學如此發達的情況下,婦科病仍然是普遍存在的頑癥,你讓遠古愚昧的人們如何認識和應對這個問題,他們只能認為這個女人是中邪了。一旦有人發現用某些特殊方式打開的女人不容易得病,他們就會自然而然地延續這種方式,比如用工具捅破,或者請巫師代勞。我相信用工具的話,工具必然是清洗過的,并且會等女方恢復好了才正常做愛;請巫師的話,巫師多半也會洗澡,就算大家平時都沒有洗澡的習慣,粘上血了怎么也得洗洗吧。


而關于男人對處女的喜好與排斥,真相其實也很簡單,讓我們回顧一下反常的印度婚俗——女人為什么這么賤?的內容,關于印度人為什么特別不重視女性的問題,當時我們是從女人的三大功能來進行分析的,在關于處女的問題上,仍然可以用這個樸素而強大的框架來進行分析。


在文明還不太發達的時期,女人對社群有什么用處呢?男人為什么非得娶老婆呢?那是因為女人具有三個方面的功能:首先,提供家務勞動;其次,提供性資源;最后,生育后代。


先講最簡單的問題,也就是關于料理家務的問題。平均看來,一個年齡稍長的女性會比一個小姑娘更會干活、更能持家,這簡直是太顯而易見了,實在是不需要再做更多畫蛇添足的論證了。


再來分析性需求的問題吧。中國有句古話,“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坐地能吸土”,毫無疑問,經過充分開發的婦女對于性的需求更加旺盛,同時成熟的婦女比青澀的少女更懂得各種技巧。那些顛倒眾生的女人們,那些令男人流連忘返的女人們,她們的黃金時期,都已經遠非少女,而是熟女,甚至是半老徐娘,比如說東方的武媚娘,比如說西方的特里奧佩特拉。男人如果希望得到生理上的滿足,那么他們一般會選擇相對成熟更有經驗的女性,這是亙古不變的定理。可以猜想,馬上就會有人跳出來反對這個定理,“那么多男人喜歡青春的肉體,難道不是么?”那么讓我們來看一看,那些喜歡處女的都是什么男人,而那些對處女問題無所謂的又是什么男人。



喜歡處女的男人就不需要舉例了,比比皆是,哪怕在古代歐洲,男人都是更喜歡處女的。我們還是重點考察一下這些人的對立面,即有哪些人娶老婆不在乎是不是處女的,這個名單有點震撼,請您先坐穩:


五個最重要的人物:偉大的先知默罕默德、偉大的征服者成吉思汗、美利堅國父華盛頓、法蘭西皇帝拿破侖、偉大領袖毛澤東(注:排名按生卒時間。對于這些偉大人物,我一貫是非常尊重的,即便是現在如實簡述他們的私生活,都是懷著無比崇拜的心情,并無絲毫不敬的意思,請上述偉人的粉絲們不要追殺我。)


然后還有稍小一點的大人物,比如羅馬帝國巨頭安東尼、拜占庭帝國開國皇帝查士丁尼、宋朝名將韓世忠、中華民國總統蔣介石、英國國王愛德華八世(溫莎公爵)、法國總統薩科奇、美國總統特朗普、法國總統馬克龍,等等。


最簡要地描述一下他們的事跡吧:


默罕默德:一生曾娶過12個妻子,其中除個別人系處女外,余均為寡婦。首妻赫蒂徹,寡婦,三婚,長默罕默德15歲。


成吉思汗:正妻孛兒帖,被蔑兒乞人擄走并懷孕,生子術赤,成吉思汗視同己出。


華盛頓:娶妻瑪莎·丹德里奇,寡婦,已育4子,長華盛頓1歲。


拿破侖:娶妻約瑟芬·博阿爾內,寡婦,已育2子,長拿破侖6歲。


毛澤東:娶妻江青……


安東尼:娶妻特里奧佩特拉,即埃及艷后……


查士丁尼:正妻西奧多拉,妓女,屢次墮胎,育有1私生子。


韓世忠:娶妻梁紅玉,妓女。


蔣介石:娶妻宋美齡……


愛德華八世:娶妻華里絲·辛普森,寡婦,為此放棄皇位。


薩科齊:娶妻布呂尼,交際花,裸照遍世界。


特朗普:首妻伊凡娜,離過婚,交際花;次妻瑪拉·梅普爾斯,三流女演員,你懂的;現妻梅拉尼婭,模特,你懂的。


馬克龍:娶妻布麗吉特,離異,已育3子,長馬克龍24歲。


為什么這些大人物都不介意自己的老婆是不是處女呢?理由可以有很多,但是最簡單也最強大的理由只有兩個字,那就是“自信”,是的,極度的自信。因為相信自己是最優秀的、最卓越的,所以無論自己的女人之前是否經歷過別的男人,甚至經歷過多少個男人,甚至還生了別人的孩子,都絲毫不會影響到女人對自己的認識、感官和忠誠度,事實上,與未經人事、青澀懵懂的小丫頭相比,一個見多識廣、閱人無數的成熟女人,反而會更加認可和珍惜這個真正牛逼的男人。換言之,自信的男人不害怕和別的男人比較,不管在什么方面,因為越比較越能顯示出他的卓爾不凡,因此他們歡迎有經驗的識貨的女人;不自信的男人害怕和別的男人比較,因為哪怕隨機選擇一個男人都有很大可能比他強,因此他們恐懼有經驗的識貨的女人。所謂處女情節,說穿了就是這么回事,不過是無能或者懷疑自己無能的男人,為了避免被自己的女人鄙視、遺棄而采取的防衛措施罷了。沒有比較就沒有傷害,一個從來不知男人為何物的小姑娘,她的第一個男人當然就是她生命中最好的男人,對于那些缺乏競爭力的男人而言,這一點給予了他們莫大的安全感。


必須向女權主義者們補充說明的是,上述大人物娶妻當然不只是為了性的滿足,成熟的女性往往也具有更成熟的心智,能夠與這些牛人更好地進行精神交流,上述女性中很多都是非常卓越的人物。不過話說回來,至少上述名單中的部分女性也的確能給男人帶來極大的性福。


最后討論生育后代的問題。正常情況下,男人尤其是古代的男人,總是希望自己子孫繁茂的,因此娶回家的老婆能否成功生育健康的后代就成為一個很重要問題。如果花費大量的財產娶個老婆回來,卻不能為自己生下一男半女,這就是一場失敗的投資,無疑是令男人非常沮喪的事情。


那么什么樣的女人是最能生養的呢?是年輕的小處女嗎?顯然不是!古代的營養條件、醫療條件是非常差的,這就意味著:首先,有相當大一部分女人是天然不孕的,與現在的女性不孕不同,那時的不孕基本上是沒有任何辦法醫治的;然后,有一部分女人雖然能夠成功受孕,但是會遭遇難產,與現在的難產也不同,那時的難產死亡率是相當高的。那么有什么方法可以準確識別和預先排除掉那些可能不孕或難產的女人嗎?在古代,由于醫學的落后,基本上也是沒有什么辦法的。當然你可以認為豐乳肥臀的女人更容易生養,事實上男人的基本審美也就是這樣產生的,這就是生殖崇拜。不過歸根結底,豐乳肥臀也不是什么科學指標,僅僅是一個非常不靠譜的概率性指標而已,在現實中胖女人不孕的照樣比比皆是。而且在營養匱乏的古代,真正稱得上豐乳肥臀的女人恐怕是極少數,絕大部分女人的胸部都是徘徊在A+與A-之間,穿上一兩件衣服后,實在是難以看出有多大區別。


其實,判斷一個女人能否生育有一個最簡單最準確辦法,那就是,如果她曾經成功生育過,那么就肯定沒有問題。這個辦法的可靠性簡直超越了當今的一切高科技儀器,對于一個古代男人而言,如果你想娶一個一定能生孩子的老婆,那么就去找一個帶著孩子寡婦,絕對錯不了。(這個判斷指標在今天反而不成立了,因為現在有很多人是剖腹產,有可能生頭胎正常,生二胎反而不行了。)


其實這個問題可以用一個精確的數學公式來進行描述:


假設在某個特定的時代,在全社會平均看來,女性的不孕率為a,頭胎難產致死率為b,非頭胎難產致死率為c,顯然生過孩子的女性遭遇難產的概率比沒生過的更低,因此有,0<a<1,0<c<b<1。


那么,對于一名處女而言,其能成功生育的概率為A=(1-a)*(1-b);


對于一名經產婦而言,不孕的可能性是趨近于0的,所以其能成功生育的概率為B=(1-c)。


如果你數學不是差得離譜的話,應該很容易看出來,B永遠大于A。這個結果意味著什么呢?顯而易見,如果僅就繁衍后代的動機而言,似乎娶一名經產婦反而比娶一名處女更加理性。不過事情并沒有到此為止,常識也告訴我們,那種喜歡非處女、喜歡大齡女性、喜歡經產婦的風俗往往局限在一些非常原始的文明中,隨著社會經濟的發展,所有的社會的男性都體現出對年輕女性甚至是處女越來越強的偏好,這一切都是如何發生的呢?


在古代,孩子往往是多多益善的,能生比不能生要好,生得多也比生得少要好,因此女性的年齡必須納入考慮。假設這里有一位年輕的處女,年齡為x,還有一位稍長的已育婦女,年齡為y,而全社會平均絕育年齡為z歲,兩胎之間的平均時間為d年,為了降低公式的復雜度,我們不妨認為d=1。


那么,這位處女預期可以產下的后代數量為

X=(z-x)*A=(z-x)*(1-a)*(1-b)


而這位婦女預期可以產下的后代數量為

Y=(z-y)*B=(z-y)*(1-c)


判斷X和Y孰大孰小就比較復雜了,雖然(z-x)必然大于(z-y),但同時A必然小于B,這個時候就要看營養水平和醫療水平了,營養水平提高可以降低不孕率a,醫療水平提高可以降低難產率b。當社會非常原始落后的時候,男人顯然更愿意娶已經生育過的婦女,但當文明逐步發展的時候,飲食和醫療的條件越來越好,處女的生育優勢就會越來越大,男人們的擇偶條件就會自然改變,處女成了更優的選擇。


但上述規律并不適用于當下,而是只適用于近代及以前的時期,因為現在全社會生育意愿都降低了,哪怕男人也不再將多生育子女作為人生重大目標。現在的處女情結,單純就是不自信的心理因素而已。


《性風俗的社會學原理》系列將在本公眾號長篇連載,回復關鍵詞“性致”即可獲取本書目錄及更新情況。


我要推薦
轉發到
甘肃快3基本走势图